第一一七期電子報2010/03/27

人權要得到社會共識批准?

人權要得到「社會共識」批准?

文◎廖元豪

坦白說,人權保障的主要對象,本來就是少數、弱勢群體, 而不是所謂「主流民意」,更不是富商巨賈與政客。在今日早已民主化的台灣,多數人的自由與政治權利,大致上沒有嚴重的問題-多數統治,選票政治的時代,誰 敢輕易得罪「多數」?然而家園朝不保夕的都市原住民、飽受歧視與剝削的移民移工、不敢出櫃的同志,被鄙視的刑事被告,以及其他邊緣群體的平等權,卻始終沒 有受到足夠的重視。他們的人權才是政府該關切的。

但要倡議這些弱勢者的權利,經常得挑戰社會的慣行,對抗 主流社會的陋習。因此,人權不是請客吃飯,不是美麗修辭。實踐人權,必然面對許多衝突以及長期的掙扎。想要得到「捍衛人權」稱號的政治人物,勢必都要做出 痛苦的抉擇,而無法當面面討好的「不沾鍋」。這在威權時期反而容易,在民主時代則需要相當的決心。

首先,保障「少數」的基本權利,其實有助於社會的穩定。 要知道,少數、非主流或許人數較少,力量不足,但若連最基本的生存、尊嚴、平等保障都不存在,「少數」就會覺得徹底沒有希望,注定要被壓迫。既然如此,那 麼他們為什麼要「認同」這個社會?他們有什麼理由要「遵守秩序」?一個社會之中,若有百分之五的人決定永遠不接受統治,遍地烽火從事暴動、破壞秩序,或消 極地不遵守法令,那「多數」也勢必一起倒楣...(全文)


延伸閱讀》

1. 死刑的存與廢...(by 林深靖)

2. 人權vs.藝術如何對話...(by 周美惠)

3. 21世紀中國的死囚與文字獄...(by 石之瑜)


[藝文] 上流社會的文化想像
 小編精選
由 於總統高度重視文創產業,也在推動的過程中,下了許許多多的指令,許下五花八門的承諾,於是,所有與文化有關的機構目前幾乎都忙於「消化」今上的指令和承 諾,而幾乎無暇顧及來自民間的真正需求。文化之為物,原本就容易被既定的社會菁英所壟斷,而目前的文化創意產業政策,既是由上層菁英設定下達,而整體法案 的利基又是往產業菁英集中……
[藝文]端木露西:蔚藍中的一點黯淡
南方周末
1940年,端木在經歷那段 與程滄波的婚外戀後,寫下了有名的散文《蔚藍中的一點黯淡》。文章裏,有這樣的話:「在現社會制度之下,我們不能否認在二萬萬多的女同胞中,無論她的階級 如何,十分之九的婦女歸根結底還是需要在家庭做主婦,做母親的。」可見,她的心是不安的,也是不甘的。她嚮往的是蔚藍,而自己眼前的狀態則是黯淡……



[政評]不要射殺壞消息的送信人!
by 南方朔
喬 治梅森大學教授柯文(Tyler Cowen)在《名聲何價?》中即指出,這種人物傾向於討好各方群眾,免於被罵這種消極的價值。前述的奈斯比教授也指出,媒體時代的這種大眾英雄雖然有名 聲,但他們的名聲並不是從站在「指揮位置」(commanding position)上而得到的,名聲很大但領導的權威很小,這種困境很快就告出現。馬英九沒有做壞事,但支持度愈來愈低,就是最好的證明......
[時論] 南海明珠
by 陳文茜
我 建議海南應國際化,比照法國亞維儂藝術節,將前蘇聯集團國家與兩岸三地無論古典或前衛的舞蹈、表演團體,每年聚集三亞,形成三至四星期全球獨一無二的藝術 節。另外每年7月,把三亞海灘還給中國青年,學學台灣舉辦春吶或春浪,唱它個三天三夜,「海南夜未眠」;別讓三亞只是富豪或房地產商的藍天白沙......

[國際] 和諧社會的一個根本前提
by 謝盛友
1991 年12月29日,德國通過了「東德國家安全部檔案資料法」(Stasi-Unterlagen-Gesetz ,StUG)。德國公開秘密員警檔案的第一天,萬人湧入檔案館,他要看看「到底誰出賣了我」;她想知道「為什麼他把我關進監獄」。出賣人或被出賣的人、迫 害者和被迫害者,除了員警、高官、高幹外,也有「良心知識份子」,也有平時要好的朋友、熟悉的鄰居,甚至家裏最親的人:丈夫、妻子、父親、子女……

[時論] 水:匱乏的資源
by 林深靖
事 實上,就這次中國西南大旱而言,已有媒體在調查之後指出,除了天災之外,也不能排除人禍的因素。譬如,為供應工業用水用電,許多地方密集興建水電站,壟斷 水資源;此外,為了工業原料的需求,許多原生林被砍伐殆盡,改種極端耗水的橡膠林和桉樹林。而隨著經濟的迅猛發展,工業用水排擠了農業用水和生活用水,而 農業的大量使用化肥和畜牧業過度使用抗生素,都造成地下水的嚴重汙染……


您收到此信是因為訂閱了電子報,或是有人幫您訂閱。
歡迎您將電子報轉寄給親朋好友,並且推薦他們訂閱。
若對電子報有任何疑問, 或是想要退訂,請聯繫小編